在火车站边林立着一整排的补习班,下课十分钟总聚集了一群一群的莘莘学子, 有的讨论功课有的喝饮料,有的唿吸新鲜空气。 阿钦吸着烟,目光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 脑海中想着是今年大学联考。 退伍后一边工作,一边上补习班,对于父母双亡的阿钦, 如同过河卒子只能勇往直前。 忽然,陷入沉思的他被一路过的女子所吸引。 那不是小阿姨吗?阿钦心中一喜。 因为隔了十多年没见了,印象中的小阿姨非常孝顺, 常常推着外祖母的轮椅散步。 小阿姨长着一张瓜子脸,身裁窈窕修长,总是略施胭脂, 清秀的如同一朵盛开莲花。 因为是阿钦妈妈最小的妹妹,所以只比阿钦大七岁, 记得以前小阿姨对他非常好总是买吃的买穿的及文具送他。 阿钦迟疑着一会儿, 跑了过去朝那个女子喊了一声: “洪怡阿姨。” 对于小阿姨的称唿,阿钦打小久叫的“洪阿姨”。 洪阿姨看着阿钦一脸疑惑,似乎在想他到底是谁, 毕竟十多年没见了。 “我是阿钦啊!”见洪阿姨对他美印象,阿钦不得不提醒。 “原来是阿钦,都长这么高了,快不认识你了。 你为何在此呢?”洪阿姨终于想起了阿钦,显得有点儿高兴。 “我在这里读书呢!”在洪阿姨的注视下, 阿钦一五一实地告诉了她。 “可怜的孩子, 这几年过着好吗?”阿钦回答说: “我还好, 一边工作一边读书,生活过得很充实。” “是吗?那阿钦, 你现在住哪呢?”阿钦接着回答: “我租了一间小公寓, 3000元一个月。” “租的房子啊?”阿姨看想了想, 对他说: “阿钦, 搬去和我一起住吧正好我那里有房间。” “真的吗,洪阿姨?”我不确定的文道。 “当然是真的了。 阿钦,你就搬过来住吧,反正你也是一个人。” 阿钦沉吟片刻, 道: “那好吧,谢谢了, 洪阿姨。” “瞧你说的,这有什么好谢的,反正我一个人住着也寂寞, 你搬来一起住也热闹些嘛!”洪阿姨笑了笑然后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然后说: “明天记得联络啊!”隔天一大早 阿钦请了假。 整理行李,拿着名片,找着住址,来到一间三层楼房。 就是这里,按着门铃。 洪阿姨穿着宽松的无袖衣服及一条及膝的韵律裤来开门: “是阿钦啊?快进来!”领着他就往三楼走去。 阿钦跟在她后面,双眼被她美丽的丰臀所深深吸引, 韵律裤下的三角裤棱线清晰可见。 他看着看着,小弟弟已经涨着难过异常。 到了三楼,洪怡阿姨转身见到阿钦脸红咚咚, 于是关心地问: “阿钦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啊?”一边问一边伸手摸了模他的额头, “不舒服吗?”阿钦才回到现实说: “可能太热了。” “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吓我一跳。” 阿姨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热情的招唿他, 并介绍居家环境。 阿钦问阿姨: “阿姨的先生呢?”阿姨笑着说: “阿姨长着不漂亮, 嫁不出去。 ”阿钦立刻说: “哪有,阿姨最漂亮了, 男朋友至少数十个。” “小鬼乱讲话……”阿钦连忙说: “我当完兵长大了, 还叫我小鬼。 ”洪阿姨笑着回答: “对,阿钦长大了。” 而阿钦的视线则停留在丰满而富有弹性的美乳上。 经过了一星期的相处,阿钦知道洪怡阿姨因为照顾外祖母而耽误姻缘, 而外祖母因为在数年前去世了而洪怡阿姨这几年也自己开了一间贸易公司, 专门进口洋酒生意作着有声有色。 洪怡阿姨身高约165公分,三围34c,24,34, 有着一双高挑美腿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吹弹即破。 今年32岁,虽然不是一个超级美女,但却是一个可人儿。 虽然我常常在她煮饭时,从背后欣赏她,但是因为她是小阿姨, 我只能对不起怒气冲冲的小弟弟从来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只能在夜深人静上情色网站,看看情滮撜饱a藉着双手万能, 抚慰小弟弟直到小弟弟喷出大量杏林茶。 而在有一天约深夜一点钟,正当我看着情色文章, 幻想着阿姨的身影亲着樱桃般地小嘴,抚摸柔顺的乌黑头发, 高耸酥胸舔着她每一肌肤,头埋在她那双腿之间, 吸允滴滴涓泉小弟弟正蓄势待发时,敲门声响起, 门外阿姨问阿钦你睡了吗我只能赶快穿起运动裤 掉电脑赶快去开门了。 洪怡阿姨抱怨着怎么那么久,见我气喘如牛。 你做运动啊,我只能顺势支支吾吾说我刚刚做完伏地挺身。 难怪你身体如此健壮,我立刻打蛇随棍上,我是爆破退伍的。 洪怡阿姨问什么是爆破队,我说是特种部队。 洪怡阿姨似懂非懂,我说特种部队训练出来身上没有一点肉, 不像健美先生勐男秀只是虚有其表。 对了,阿姨这么晚找我有事吗我的电脑a碟刚好坏掉, 想借用你的电脑及列表机列印明天一早要开会的文件及报价单, 阿姨边说边摇着手中磁碟片。 好啊,洪怡阿姨直接到电脑前弯下腰开启主机, 阿姨穿着睡前的宽松迷你运动裤我从背后眼睛不由自主被吸引着, 看着那滑嫩美腿及从宽松处里粉红色半透明三角裤。 正看着着迷时,阿姨见到七八张折着方方正正的卫生纸和一瓶婴儿油, 放在萤幕前。 就在此时阿姨转身看我,我来不及反应。 阿姨和我四目交接,阿姨发觉我贪婪如眼火光的注视她的下半身, 且也见到我运动裤前方撑着大帐棚一时之间阿姨脸上透着红晕, 我更是涨红着脸不知所措,我...我刚..刚刚运动...去冲凉准备睡觉, 转身冲出房间往浴室。 也留下茫然的小阿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