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爸爸出差的这几天里,我和妈妈玩得很疯,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身为教师的妈妈也会有这么淫荡的一面。 也许是最近几年来妈妈的性欲得不到满足的原因吧, 这几天妈妈对我的性需求可以说是来者不拒。 过去天热的时候,在家里我喜欢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 现在则是全身裸体我还要求妈妈也和我一样, 但是妈妈说不习惯就在身上围了一条围裙,围裙下面什么也没有穿。 我想和妈妈性交的时候,只需将她的围裙撩起来就可以了。 妈妈只穿着围裙光着屁股的样子别提有多性感了!她身材又好, 皮肤又光滑又白腻弄得我整日里是欲火焚身, 由于我索要得太多妈妈每次都是只让我在她的阴道里抽送个百十下就出来, 她说男人射精太多会肾亏的像我这样的年龄每天射个一俩回就够多了。 所以这几天里尽管我每天都要在妈妈的阴道里进去个十几回, 但有射精的性交却只有那么几次。 一次是在我们家的沙发上。 那天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出现了男女接吻的镜头, 妈妈说我们也来接吻吧就把嘴凑了上来。 吻着吻着,妈妈就脱下围裙骑到我身上,下身一凑一套, 阴道就将我的鸡巴连根吞了进去。 妈妈连着达到了两次高潮,我也在妈妈的阴道里射了精。 另一次是在我写作业的时候。 那天妈妈泡了一杯牛奶给我喝,我喝完了牛奶又继续写作业。 由于天热爸爸又不在家,所以我身上什么也没有穿。 妈妈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就钻进我的书桌下面, 张口含住了我的鸡巴。 妈妈一边吮着我的鸡巴, 一边说道: 「你写你的作业, 不用管我。 」我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口交服务,一边继续写作业。 这样弄了大约有五分钟的样子,妈妈问我写完了没有, 我说还没有 妈妈就说: 「你等会再写行吗?」我说: 「妈妈又想肏屄了是吗?」妈妈说: 「是啊, 你光着身子写作业的样子好性感呢妈妈实在是忍不住了。 」说完就将我按倒在床上,一只手扶着我的鸡巴, 另一只手分开大小阴唇下身往前一凑就套住了我的鸡巴。 那一次我们足足肏了有一个钟头,直到我在妈妈的阴道里射精, 妈妈才放过我。 还有一次是在妈妈挂窗帘时,妈妈站在窗台上, 身上只穿着围裙我从后面看到了妈妈雪白性感的屁股和屁股下面的那一条肉缝。 我走过去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肉缝,妈妈一边挂着窗帘, 一边微微蹲下身子分开两腿让阴道分得更开。 我的舌头伸进妈妈的阴道里,舔得妈妈淫水直流, 滴在窗台上面。 妈妈好不容易挂好了窗帘从窗台上下来,冲我翘起屁股, 要我从后面肏她的屄。 我们一连换了好几种姿势,肏了半个多钟头, 妈妈说: 「我先去把饭煮好等一会儿再肏。 」我说我们就这样去厨房吧,于是妈妈弯腰在前边走, 我跟在后面肏她的屄。 煮好了饭,妈妈又要洗菜切菜,整个过程我的鸡巴一直插在她的阴道里, 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勐肏了一阵之后,精液一股脑儿的射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待我抽出鸡巴后,她随手拿起一个碟子接住从她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 说道: 「小新 这几天你射在妈妈阴道里面的精液差不多都有一小碟了呢!」我说: 「妈妈, 我要用我的精液灌满妈妈的子宫让妈妈每天都过上性福的生活。 」妈妈嫣然一笑道: 「小新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妈妈的骚屄最喜欢小新的精液了呢!」说完妈妈蹲下身子, 张开小嘴含住我的鸡巴用舌头帮我清理粘在鸡巴上淫液。 我享受完妈妈的口交服务后, 指着碟子里的精液说道: 「妈妈, 这些精液怎么处理呢?可不能浪费了呢!」妈妈问我想要如何处理。 我说: 「妈妈刚才不是说你的骚屄最喜欢我的精液了吗?」妈妈说是啊, 那又怎么样呢?我说: 「那就让我喂妈妈的骚屄吃儿子的精液好吗?」妈妈笑着骂道: 「哎呀 你真是个坏儿子。 」可是骂归骂,妈妈还是随我来到客厅的沙发前, 她躺在沙发上抬起两条洁白的玉腿,两手分开大小阴唇, 阴道口大大的张开着我小心的将碟子里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都倒进了她的阴道里, 接着又找来了家里储备的药用胶布贴在她的阴道口上 这样还不放心我又让妈妈穿了一条三角裤。 妈妈站起身来说道: 「小新的办法真绝呢!」一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我才替妈妈撕开了「封条」用妈妈阴道里的精液做我们母子性交的润滑剂, 我又一次把她生给我的鸡巴插入了她的阴道里。 这一晚我们疯狂的性交,我让妈妈达到了三次高潮, 才又在妈妈的阴道里射了精。 三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由于爸爸出差回来了, 我和妈妈的疯狂性行为自然也有所收敛。 爸爸虽然同意让我干妈妈,但我们总不能当着爸爸的面性交啊!小时候, 在我的眼里身为教师的妈妈是非常严厉的我怕妈妈甚至比怕爸爸还厉害。 但自从和妈妈发生性关系之后,妈妈的性情似乎一下子就变了, 我想也许是我的鸡巴将她的本来面目肏出来了吧 妈妈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少女时代而我就是她的白马王子。 爸爸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时跟朋友们在一起顶多就是喝喝茶, 他多数时间是在家里一边喝茶一边看电视或者看报纸杂志。 爸爸特别喜欢看新闻和体育类的报刊杂志,平时看电视就只看中央四台和五台。 一天晚餐时,爸爸边吃饭边看着报纸,妈妈坐在我的对面。 对爸爸的这一习惯妈妈是很有意见的,可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妈妈说过多少回, 爸爸就是改不了。 那天吃饭的时候妈妈起身上了一趟卫生间, 她回到餐桌前时脸红红的显得特别妩媚 我不由开玩笑说: 「妈妈不是教育我说, 吃饭的时候不能上洗手间的吗?」妈妈红着脸说道: 「人有三疾嘛!我哪像你 老是喜欢吃饭的时候上洗手间。 」吃着吃着,妈妈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妈妈用脚踢了我一下说道: 「小新帮妈妈捡一下筷子。 」我弯腰一看,筷子就掉在妈妈的脚边,心想妈妈也真是的, 自己弯一下腰不就行了吗?嗯是了一定是妈妈怪我说她, 故意这样子惩罚我吧?我钻到餐桌底下妈妈原本紧闭的双腿一下子分开了, 我立刻明白了妈妈的用意。 只见妈妈的裙子下面露出一双白皙圆润的玉腿, 腿根处是那风骚迷人的阴户原来妈妈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 把内裤给脱掉了裙子里面是真空的。 妈妈的阴户颜色并不像一般中年妇女那样深, 而是呈浅浅的褐色阴阜处生着稀疏的阴毛。 前一阵我天天和妈妈性交,但却从未像现在这样仔细的看过妈妈的阴部。 妈妈的小阴唇呈红褐色,有一点像蝴蝶的两扇翅膀, 此刻微微分开着隐隐露出里面粉红湿润的阴道口。 我把头伸到妈妈的两腿间,妈妈的下身往前靠了靠, 阴户更行突出我伸出舌头在妈妈的阴唇上舔了舔, 然后舌头轻轻的顶开两片阴唇舌尖伸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轻扭了一下下体,一只手伸到餐桌下面轻轻的推开我的头, 我知道一定是我的舌头让妈妈很难受于是我又从餐桌下面钻出来, 把筷子递给她说道: 「妈妈 要不要洗一下?」妈妈红着脸道: 「不用了。 」她接过筷子,夹起一片羊肉递到我嘴边, 我吃着羊肉语带双关的说道: 「妈妈, 有一股骚味呢。 」「羊肉自然有骚味了。 」妈妈说,忽然她意识到我话里的含义,刷的一下脸红了, 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道: 「嫌骚你就别吃啊!」我坏坏的笑着说: 「我爱的就是这股子骚味呢。 嗯,味道好极了!」这时爸爸把报纸放了下来, 一边夹菜一边问我: 「你说什么味道好极了?」我说: 「妈妈做的羊肉味道好极了。 」「嗯, 」爸爸点头说道: 「」你妈的厨艺是越来越棒了呢。 」爸爸夹了些菜在碗里,又举起报纸看了起来。 妈妈低着头吃了几口饭,忽然啪的一声, 筷子又掉到餐桌底下去了。 我刚要起身去捡, 妈妈制止了我说: 「不用你捡, 我自己来。 」说着妈妈钻到了餐桌底下,我正在想是不是妈妈生气了, 就感觉有一只手伸入了我的裤腿里接着我的鸡巴被掏了出来, 龟头进入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妈妈用嘴含住了我的鸡巴。 妈妈吮了吮我的龟头,又轻轻的在我的阴茎根部咬了一口, 然后捡起筷子重新回到座位上。 妈妈夹起一片羊肉放到嘴里, 说道: 「下一次把羊肉做成香肠, 味道会更好吃呢。 小新你想不想吃呢?」我说: 「我才不要吃羊肉香肠, 羊肉片更好吃。 」我夹起两片羊肉,把它们想象成妈妈的两片小阴唇, 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放进嘴里吃掉了。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 说道: 「你们父子两个一个只顾着看报纸, 一个只顾着说疯话这餐饭要吃到什么时候啊!」爸爸两口扒完了碗里的饭, 说道: 「我看报纸又没有耽误吃饭。 」吃完饭,爸爸拿着报纸坐到客厅沙发上去了, 我呢就帮着妈妈收拾碗筷和擦桌子。 「小新,到厨房里来一下。 」我进了厨房问道: 「妈妈,什么事?」妈妈冲我妩媚的一笑, 小声问道: 「你爸爸在干嘛?」「爸爸在沙发上看报纸呢。 」妈妈轻轻的撩起围裙, 裸露着下身说道: 「快帮妈妈弄几下。 妈妈的里面有些痒了呢!」我一见妈妈那骚样, 鸡巴一下就硬了。 可我还是有些顾忌爸爸,万一他进来喝水可怎么办?虽然爸爸并不反对我跟妈妈性交, 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做爱爸爸脸上会不会挂不住呢?「妈妈, 我们还是到卧室里去做吧。 」我说。 「妈妈想要在厨房里做嘛!来,就弄几下帮妈妈解解痒。 」妈妈说着冲我翘起了屁股。 我哪里受得了妈妈这么煽情的挑逗,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将裤子脱到膝盖处挺起鸡巴走到妈妈的身后, 妈妈叉开两腿双手分开大小阴唇等着我肏。 我轻轻拍了拍妈妈的屁股,龟头一递,抵在她的阴道口处。 我说: 「妈妈,我要进去了。 」妈妈说: 「好儿子,快插进来,妈受不了了!」我下身往前一顶, 鸡巴就插了进去。 妈妈「啊」的一声浪叫道: 「喔,亲儿子, 你肏得妈妈好爽!」我一口气勐插了数十下肏得妈妈浪叫连声, 屄里的淫水直往外涌从她的阴道口流出来,顺着她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 我的阴茎和阴囊也都沾满了我们母子性交的淫液。 「妈妈,可以了吗?」我问道。 我虽然很享受肏妈的快感,可又担心爸爸会进来。 「别急,再弄几下。 插深一点,用力插~小新,妈的亲儿子,妈的骚屄被你的鸡巴肏得好爽~」我又一鼓作气的肏了数十下, 将妈妈肏得来了一次高潮然后抽出鸡巴穿好裤子, 出了厨房。 我坐在爸爸的身边,打开电视机调到cctv5, 电视里正在上演丁俊晖和戴维斯的一场台球比赛 爸爸也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和我一起看着电视。 过了一会儿,妈妈也过来了。 她一屁股坐在我和爸爸的中间,硬是将爸爸挤到了一边。 「你们父子俩就知道看体育比赛,好没意思。 」妈妈说着,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忽然妈妈的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裤口。 我吓了一大跳,心想妈妈怎么这么大胆,爸爸就坐在边上呢!我轻轻的推了一下妈妈, 可她却没有理我那只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 因为有杂志挡着,爸爸并没有发现妈妈的小动作, 但我还是很害怕我一动不动的坐着,任由妈妈玩弄着我的鸡巴。 妈妈玩了一会,又把手抽出来,随手翻了翻杂志, 然后又用刚才的那只手抓住我的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 我想把手抽回来,可是却被妈妈制止了。 我只好顺从妈妈的意思,把手伸到妈妈的两腿中间, 摸着她的阴户。 我发现妈妈的阴户还是湿漉漉的,刚才我们母子性交留下的淫液并没有擦去。 「小新,这条裙子好不好看?」妈妈松开抓住我的那只手, 指着杂志上的一套裙子问我道。 「嗯,挺好看的。 」我说。 我的那只手玩弄着妈妈的阴唇,又将两根手指伸入了妈妈的阴道里。 就这样,我在爸爸的身边玩弄着妈妈的性器官, 而爸爸却丝毫没有察觉他每次看丁俊晖的比赛都很投入的。 「小新,把爸爸的打火机递过来。 」爸爸忽然冲我说道。 我这一下被难住了,因为我方便递的那只手正插在妈妈的阴道里, 用另一只手吧又太别扭,爸爸肯定会感到奇怪的。 这时妈妈替我解了围, 她从茶几上拿起打火机递给爸爸说: 「你身体不好, 少抽烟行不行?」「我现在已经抽的很少了嘛!」爸爸说着 接过打火机点上了烟。 妈妈拿打火机时身子往前移动了一下,我的手指也因此插入得更深了一点, 我顺便用手指在妈妈的阴道内壁上刮了刮妈妈的下身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一股淫水涌了出来。 妈妈轻嗔薄怒的看了我一眼,忽然想到了什么, 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她打开了茶几上的抽屉, 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 那东西很小,妈妈拿在手里我根本看不到。 我有些担心起来,不知道妈妈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老公,我来帮你掏耳朵吧。 」原来妈妈拿着的是一根挖耳勺。 「不用了,老婆。 」爸爸看电视的时候总是非常专注,爸爸的习惯妈妈不会不知道啊!「你不肯掏, 我帮儿子掏。 」妈妈说着, 冲我转过身来说: 「小新, 妈妈替你清清茅坑。 」我说: 「妈妈饶了我吧。 」妈妈说: 「不行,你不想掏也得掏。 」说着她一下子骑到了我的大腿上。 妈妈快速而又巧妙的把手伸到她的裙子下面, 把我的裤口往下拉了拉握住了我的那根鸡巴。 妈妈本来就没穿内裤,下身一凑一套,阴道就整根吞下了我的肉棒。 我有点担心的看了看爸爸,他正专注地看着比赛, 并没有注意我和妈妈在干什么。 恐怕他做梦也想不到,妈妈会在这种场合跟我性交呢!我一动不动的坐着, 只有听任妈妈摆布的份儿妈妈提着我的耳根, 在我的大腿上动来动去明里是在替我掏耳朵, 暗中却是在和我性交。 在这种情形下和妈妈性交,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妈妈,好了没有?」「快了,你别动行不行?」明明是她在动嘛, 却要赖我。 没办法,谁让她是妈妈呢?妈妈一会掏这个耳朵, 一会掏那个耳朵娇躯在我身上扭来扭去,骚屄套弄得我的鸡巴爽得要死, 而我却还不能呻吟出声。 妈妈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她胀红着脸,紧咬着嘴唇, 唿吸越来越急促我知道妈妈的性高潮到了。 妈妈居然在爸爸的身边跟我性交达到了高潮!我感到异常的兴奋。 高潮中的妈妈阴道里特别湿滑,温度也比平时高出许多, 我的鸡巴就像是在洗着桑拿我低哼了一声,双手紧搂着妈妈的纤腰, 精液如火山喷发一般喷射在妈妈的阴道里。 「小新,妈妈弄得你舒服吗?」妈妈一语双关的问道。 我看了看爸爸,还好,他并没有注意我们母子俩。 我说: 「还好啦,就是扭得我的耳朵有点痛。 」性交是结束了,可是妈妈却不知道该怎么从我身上下来。 我射过精的鸡巴依然勃起着插在她的阴道里, 我们母子性交的淫液全被堵在妈妈的阴道里面 如果妈妈抽身下来我的裤子以及沙发都要遭殃。 「老公,麻烦你帮我倒一杯茶来好吗?」妈妈冲爸爸撒娇道。 「你怎么不叫小新帮你倒?」爸爸有点不情愿的说。 「我就要你帮我倒嘛!」爸爸扭不过妈妈, 只好起身到厨房去了。 爸爸一进厨房, 妈妈就对我说: 「快抱妈妈去浴室。 」我说: 「那怎么行,爸爸会看到的。 」我们家的浴室就在厨房对面,万一爸爸一回头不就看到了?妈妈觉得也有点不妥, 她想了一下说道: 「小新你帮妈妈扯几张纸巾过来。 」我于是从茶几的纸盒里扯了几张纸巾递给妈妈, 妈妈接过纸巾然后把手伸到裙子下面,屁股一抬, 没等我的鸡巴全出来她就用纸巾堵在了阴道口处。 我赶紧把裤子穿上,这时妈妈也从我的身上下来了。 妈妈的手按着下身,起身到浴室去了,我知道她是去把我射在她阴道里面的精液疴出来。 我想象着妈妈疴精的样子,不由生出一股自豪感。 这时爸爸泡好茶过来了,他替我也泡了一杯茶。 我说了声谢谢,心里对爸爸是又感激又惭愧。 爸爸对我这么好,连自己的老婆也让给我肏, 我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绝不辜负爸爸对我的期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