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建抱着蒋玉新,将手指插进自己母亲的屄里, 道: 「老祖宗就是讲情趣陈寅恪说,干隆皇帝作诗八千首, 只有《灯下》最风流『双烟已换博山香,圣母端坐治晚妆。 手剔兰煤教仔细,好留半焰解罗裳』既有皇家气象, 深得闺房之趣「。 蒋玉新喘着气道: 「皇帝与太后也乱来啊。 」侯卫东一只手揉着刘光芬的乳房,一只手揉着刘光芬的屄, 捻着自己母亲的屄毛 道: 「皇帝玩遍天下美女屄, 对于自己的母后怎么可能不动心。 一个天底下权力最大的人,任何美女的屄想插就插, 能放过自己母亲的两片肉?」祝建道: 「嘉庆帝曾经写过一首艳诗 向生母魏佳氏求欢也就是干隆的孝仪纯皇后, 淡华泽润冰肌香水中仙子圣母芳,丰韵销尽魂魄去, 莫负韶华好时光。 在得手后,嘉庆得意洋洋地写道,慈母淑态弄春情, 梅从风流柳迤轻昨夜杆杆御母棒,搅翻桃蕊胭脂红。 」侯卫东道: 「子烝母,历来大逆不道, 但天子带头搞自己的母亲可见风气自古有之。 」祝建道: 「主要是皇上都有征服欲, 尤其是在当太子时小心翼翼,生怕被父皇猜忌。 等到把自己老爹熬死,即位了,阴暗的心理就暴露出来了, 往往新皇第一件事就是破除压抑感。 《满文老档》记载,在皇帝即位时,太后必须服丧, 其中有『剃小发』之礼就是新皇在保和殿内自己动手给母亲刮屄毛。 」刘光芬道: 「哪不羞死人了?」侯卫东道: 「史载, 干隆六十一年帝在太和殿即皇帝位。 申时,于保和殿觐见孝圣宪皇太后钮钴禄氏, 帝令皇太后解凤裙展玉股于宝座扶手,帝亲行剃小发之礼, 和硕和佳公主硕和婉公主侍奉在侧。 诏曰,铸金发塔,盛圣母皇太后小发。 」刘光芬问: 「就是博物馆那个金发塔, 不是干隆爷为他妈装梳头落下的头发吗?」侯卫东笑道: 「妈 那是蒙人的金发塔是用来装钮钴禄氏屄毛的。 」蒋玉新道: 「你们这些男人成天满脑子想的是女人的肉洞。 」祝建道: 「别的女人我们不稀罕,我们就稀罕自己亲娘的大骚屄。 卫东, 你说是不?」侯卫东笑道: 「阿姨的是大骚屄, 我妈的是小骚屄。 」祝建道: 「刘姨的屄可不小,你们家三个男人一起肏, 我妈的屄就我和我爸用,而且我爸一星期还用不到一次。 」侯卫东道: 「那咱比比。 」刘光芬害臊道: 「胡说什么?谁的……, 什么……屄大屄小的哪有儿子评价自己亲娘的那个地方的?」这边祝建则是将蒋玉新放在了八仙桌上, 道: 「卫东不比怎么知道啊?」侯卫东不由分说, 抱起母亲也放到八仙桌上并分开刘光芬的双腿, 道: 「在古代文人骚客的一大雅士, 就是春楼品花咱们今天就开个品母大会。 」祝建和侯卫东两人换了位置,仔细端详起来好朋友母亲的屄来, 两位母亲大觉害羞想把大腿合起来, 祝建淫笑着分开刘光芬的双腿道: 「卫东, 你妈的大腿真白这要是一夹,立马就得交货啊。 阿姨的屄还挺嫩。 」侯卫东也眼睛不眨地看着蒋玉新的阴部, 道: 「你妈的屄是蝴蝶屄。 咦,阿姨, 你流水了?」祝建道: 「天下的母亲都像咱俩母亲这样开明慈爱, 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侯卫东点头道: 「是啊,母亲们都主动地岔开大腿, 用自己的美屄来抚慰儿子 谁还在外乱搞?」蒋玉新红着脸看了看刘光芬道: 「我们姐妹俩, 也不知是前辈子造了什么孽女人最隐秘的地方都被儿子看光光了。 我刚和祝焱结婚那阵,他想看我阴部,我都捂着, 谁知道被自己亲儿子看光光了。 」刘光芬道: 「幸亏是现代社会,大家思想都解放了, 要是搁封建社会儿子观赏评论自己亲娘的屄, 还不被人用唾沫淹死。 」祝建来了精神道: 「要说古代,儿子也是恋母的, 唐人有诗云游子思娘意,总关玉门情。 孟郊说,谁言一股精,报得三春晖。 」蒋玉新道: 「也是,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母子合体过, 都有了夫妻之实。 我早年间比较封建,直到祝建上了初一, 11岁时我才把身子给他。 光芬, 你和你家卫东什么时候有了夫妻之实?」刘光芬道: 「我和卫东比你们娘俩稍早些, 卫东上小学时我们就一起睡了,有了关系。 」蒋玉新问: 「你们娘俩多久行房一次?」刘光芬道: 「在上小学时, 那阵子天天腻在家里白天他爸在公安局上班, 小三缠着我要我也没办法,没少腻歪,那时候, 小三也射不出多少水来。 后来,小三上初中了,离家远,房事就规律了, 基本一周两次。 」侯卫东插话道: 「那时候老师都表扬我, 学校不少学生都早恋在学校天台和小树林里被抓到的肏屄男女学生有好多。 就我安心学习。 」刘光芬笑道: 「那时候,学校还专门请我给家长们讲了回课, 怎么教育孩子?我讲了两个小时听的大家都频频点头, 其实我当时想你们当妈的,脱下路子,让儿子的肉棒插进去, 泄泻火不就没事了。 」侯卫东道: 「我当时看见老妈在上面侃侃而谈, 端庄文雅想着妈骚屄上几根毛,我都一清二楚, 想着妈撅屁股让我肏屄的样子兴奋得都快射了。 」蒋玉新道: 「那侯所长知道不知道?」刘光芬道: 「他那时忙,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祝建插话道: 「我知道, 侯叔一定和你家小英早就睡了吧?」侯卫东道: 「别瞎说, 我爸正派得很可不像祝叔那么花,在祝梅五岁时就给她开苞了。 」祝建吃惊道: 「这你也知道?」侯卫东得意道: 「我跟祝叔名为上下级, 其实情同父子什么都不瞒我。 」刘光芬无奈道: 「这孩子。 」蒋玉新笑道: 「这没办法,男孩从小就和妈亲, 女孩从小就和爸爸亲。 你家老刘和小英真的没有那啥?」刘光芬白了蒋玉新一眼: 「没有那啥倒好了, 小英上小学三年级时老刘就天天盯着小英屁股看。 小英下学回家,抱过来就亲,把闺女舌头吸到嘴里, 双手伸到小英裙子里乱摸。 我坚持必须小英大了后,才让他痛快玩。 」蒋玉新道: 「那老刘高兴吗?」刘光芬道: 「老刘什么都听我的, 并且我发现只要和老刘房事时小英在床上,老刘就特别卖力。 后来,我们夫妻做事的时候,我就让小英光着屁股坐在老刘脸上, 可好这口了。 等小英8岁过生日那天时,老刘给小英开了苞了, 老刘一天能干五六回大鸡巴齐根往小英嫩屄里塞, 看得我都心疼别影响长大了后小英生孩子。 后来,小英来月经了,我坚持让老刘带套,不准他内射了, 一直到前年小英嫁人。 」侯卫东道: 「姐姐结婚那天,我们爹三干得姐姐都虚脱了。 」刘光芬道: 「还有脸说,小英婚纱上全是精液。 亏得我知道他爷仨饶不过小英,提前准备两套婚纱, 才没耽误婚礼。 就那,小英后来告诉精液从屄里不停地顺着大腿往下流。 」祝建道: 「你姐这么开放呢,哪天带来咱们一起玩玩。 」侯卫东道: 「这可不能如愿了,除了姐夫, 姐只跟家里人肏屄。 」蒋玉新道: 「真是好女孩啊,纯洁。 你教得好。 」刘光芬道: 「小英就是懂事。 」刘光芬道: 「你跟祝建现在多长时间一次?」蒋玉新道: 「现在和祝建每周都做, 有时三次有时两次的。 」刘光芬道: 「这么说,咱们两对母子也都老夫老妻了。 」蒋玉新道: 「是啊,妹妹,你说,咱们作娘的都把自己的肉体献给了儿子, 还真是儿子的半个老婆了。 」侯卫东笑道: 「还真是半个老婆, 白天是母子晚上是夫妻。 」蒋玉新道: 「妹妹, 你有没有想过真正当你家小三的新娘子?」刘光芬惊讶道: 「难不成你还要嫁给祝建不成?」蒋玉新红着脸道: 「沙洲市妇联下面有个文明家庭促进会, 是挂靠单位里面也很多像咱姐妹这样的人,下个月在就要办一次婚礼。 」刘光芬问: 「什么婚礼?」祝建笑道: 「就是母亲和儿子成婚的婚礼呗。 」刘光芬道: 「这怎么行?不是乱来么?」蒋玉新道: 「祝建一直央求我去, 我还没拿定主意。 」侯卫东道: 「这是好事啊,阿姨你和祝建就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刘光芬道: 「这个促进会里都是什么人?」祝建抢着道: 「全是社会名流, 最近刚成婚的一对 你猜是谁?」侯卫东问: 「谁呀?」祝建道: 「说起来, 你还认识沙洲学院教授郭教授和他女儿郭兰。 」侯卫东吃惊道: 「郭兰这么清纯的姑娘, 郭教授这么清高的人也乱搞啊。 」刘光芬道: 「难怪郭兰一直不结婚,原来家里有人肏她屄了。 原先我还想撮合她和小三呢,幸亏当时她家里不答应。 不然郭教授就和小三成兄弟了。 」侯卫东道: 「妈你啥时去说的, 我怎么不知道?」刘光芬没好气道: 「总得给你找个鸡套子吧, 你妈能替你生孩子吗?」侯卫东笑道: 「妈 我还真想让你给我生一个。 不然这些年往你小嫩屄里射了这么多精液,就白射了。 」刘光芬听到「小嫩屄」三个字,很是受用, 笑骂道: 「生出来你是他叫弟弟, 还是儿子?」侯卫东道: 「你是他妈, 我是他爸咱娘俩肏屄生出的孩子,当然是儿子了。 我记得小时候,我跟你肏屄时,妈你一高潮, 不就喊亲爹 我要给你生孩子吗?」祝建道: 「卫东, 今天两位妈妈都在排卵期要不咱俩比试比试, 看谁先把自己老娘肚子搞大。 」侯卫东道: 「我妈今年43岁,蒋阿姨44岁, 再不受精当妈妈就晚了。 」祝建道: 「小三,今晚咱俩就把老妈的屄里灌满精液吧。 」刘光芬对蒋玉新道: 「那今晚咱姐妹俩, 就把这俩坏小子挤干。 」侯卫东道: 「用什么挤干啊?」蒋玉新笑道: 「用你妈的热乎乎的肥屄夹呗。 不过要是真怀孕了,可以到我们医院生,绝对保密。 上个月,一个副市长把他十二岁的亲闺女肚子搞大了, 就在市医院秘密分娩的我还去看望过。 」刘光芬道: 「孩子们想和咱姐妹俩有个爱情结晶, 我们没意见但要征求祝书记意见,我也得和老刘说说。 」蒋玉新道: 「是啊,得顾忌老伴感受。 」侯卫东道: 「依我看,我们先种着地, 要是妈妈们有喜了才告诉他们。 」刘光芬和蒋玉新点了点头。 祝建道: 「本来,今晚聚会,我还想在刘姨的肥屄里狠狠射几泡精的, 现在看不行了。 」侯卫东道: 「我也准备在蒋阿姨美屄里开几炮的, 这一段时间咱俩交换母亲的时候,弟弟要穿雨衣了。 」祝建道: 「不用那么夸张吧,都是过来人, 要射了就把母亲赶紧换过来,各射各妈屄就行了。 」蒋玉新笑道: 「小孩想家,各找各妈。 」刘光芬接着道: 「咱们女人这辈子, 就靠这张屄来笼络老公儿子。 」蒋玉新道: 「可不是,咱还要靠这张屄给咱儿子生孩子呢。 」刘光芬问蒋玉新: 「妹妹,你平常除了祝建、祝书记, 还跟其他男人上床吧咱俩和其他男人做运动时, 要注意带套不能让那些臭男人射进去。 」蒋玉新不好意思道: 「那当然,现在祝焱有了地位, 医院里的男同志都不敢轻易跟我开玩笑了。 以前,祝焱还在县里的时候,我是医院的接待科科长, 省卫生厅每次来人医院都要我去陪酒,有时还陪睡。 我最多一天和五位领导上床。 」刘光芬道: 「那祝书记没有意见啊?」蒋玉新道: 「老祝看得开, 那是都那样有句顺口熘不是说,领导最爱视察的地方, 就是女下属的屄。 」刘光芬道: 「是这么个理,现在你当院长了, 这方面的事情少了吧。 」蒋玉新道: 「确实少了,但反而更累了。 上级检查工作,你作为医院一把手,不和领导肏屄, 就怠慢了。 有时兄弟医院来访,该肏屄时也得肏屄,而且现在都讲究不戴套, 玩法也多处处讲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