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礼拜六早上,我来到我乾姐秋秋的家里玩!乾姐是我同学萍萍的姐姐,绰号叫「奶瓶」,两姐妹的身材都算挺不错的,屁股高跷,胸部高挺。我常常到她们家做客,都会趁机到阳台欣赏她们姐妹两的乳罩,两人的胸部目视起来,都算挺有料的!
 
乾姐秋秋的胸围比较大,都是奶罩型式的,拿下来仔细瞧瞧,38D的标签映入眼帘,不愧是乾姐,这麽大的胸部,握起来一定很爽。而凉在旁边则是纯白色的少女型内衣,看来应该是我同学萍萍的,全都是白色的胸衣,没有罩杯Size,目测的心得,应该只比乾姐小一些些而己,而这些运动型的白色胸衣蕾丝边缘,都一点点泛黄了,可能是捡之前乾姐穿过的吧!但晾在一旁的内裤就性感的多,不是蕾丝网纱透明的,就是丁字裤。看来看同学是骚在内里。
 
而乾姐的胸罩,有红色、黑色、紫色等,还有几件是无肩带的,但一旁的内裤,就保守的多,多半是些平口的棉质内裤,但看起来都非常的乾净,好像没穿过一样!猜想,乾姐平常可能都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吧!
 
鼻子靠近两人的贴身衣物闻了闻,尽是些洗衣精的味道,可惜不是原味的了。但抚摸过乾姐的奶罩以及萍萍的薄纱小内裤,幻想着这些衣服所包覆的肉体,让我真想掏出老二,狠狠插爆这两姐妹。
 
这天早上,赶了大早来到乾姐家里,乾姐揉着刚睡醒的双眼,来帮我开门。乾姐的爸妈昨晚回南部老家去了,萍萍今天要上辅导课,要到中午才会回来。所以今天只有乾姐一人在家。乾姐开完门後,打着哈欠又回到房里,倒头就睡,要我自己坐坐。
 
本想来去阳台欣赏欣赏他们姐妹两的内衣裤,但看到阳台空空如也,觉得有点点失落。来到浴室,却给我意外的收获,原来乾姐昨晚没洗衣,姐妹两的「原味」内衣裤正放那。这时想起这时乾姐还在睡!於是便拿起两人的原味内衣裤闻了闻。
 
乾姐的白色棉质内裤,一点味道都没有,果然猜的没错,乾姐没穿的内裤的习惯,只是怕被家人发现,所以就丢到浴室里去洗,拿起乾姐的紫色胸罩,凑近一闻,一股汗臭混合着少女体香,老二跷的老高;再拿起萍萍的薄纱小内裤,看到包覆着私处部位,几根阴毛还残留在内裤上。拿近一闻,一股刺鼻的味道,少女私处的味道,还是第一次闻到。
 
龟头涨到受不了,就将萍萍的薄纱内裤套在头上,将包覆萍萍私处的部位,罩着鼻子,一手抚摸着乾姐的奶罩,一手套弄老二,幻想着一手抓着乾姐的奶子,老二插着小穴,由於太过刺激,没几下就喷射而出。
 
将浴室收舍完毕之後,离开浴室来到乾姐的房门口,轻轻扭开乾姐的房门,看到乾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刚刚开门时没注意看,乾姐只套着一件大T恤,黑色奶罩的蕾丝印蒙胧可见,白晰的大腿外露,此时我想到乾姐几乎是不穿内裤的,突然有种想干她的冲动,虽然刚刚已经打了一枪,但仍抑制不住性的冲动。
 
乾姐睡的很熟,我小心的将房门反锁,乾姐的房间隔音不错,关上门之後,外面很难听到里面的声响,刚好附近的邻居也都不在家,真是天赐良机,打算趁此机会,把乾姐给强奸了。
 
悄悄来到乾姐床尾,视线来到乾姐的两腿中间,大T恤向上翻起,黑拗拗的森林下,是乾姐的美穴,小小翼翼的将乾姐的两腿向外分开,粉绝色的阴唇映入眼帘,一条小细缝内,就是令男人消魂的美穴啊!
 
我拿出打手枪用的润滑液,涂满整根阳具,爬上乾姐的身上,将龟头顶在乾姐的阴道口,此时乾姐被我的动作弄的有点醒来,我见机不可失,两手向前一抓,用力捏住乾姐38D的大奶。
 
乾姐此时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来,只感觉胸前一紧!张开眼见到我,一时还搞不清楚怎麽回事,就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感。秋秋知道,那是处女膜破裂的痛楚感,而且,还是是被乾弟的懒叫给顶破的。乾姐被此时的景像给吓呆了,竟忘了要反抗,任凭我不断的顶着她,因下体的疼痛,两行清泪直流。
 
我两手抓着乾姐的胸脯,下体不断的摆动,将大肉棒来回抽插着乾姐的紧屄,说着:「乾姐,你的奶子好大,鸡巴穴好紧,好舒服喔!」大肉棒被乾姐的阴穴紧紧的包覆着,阴道深处一阵阵强烈的吸入感,每每当我的阳具抽出时,又深深的干入。
 
龟头上虽然涂满的润滑液,但乾姐阴道紧窄的程度,让我进入时也受到一些些阻拟,但腰力够,感觉顶破了一层薄膜,就干的尽根而入,阳具插入秋秋的阴道之後,秋秋张大口直喊痛。心想,乾姐该不会还是处女吧!奋力的进出着乾姐的阴道,一丝丝的处女落红,随着阴茎的抽插而带出!得意的看着乾姐:「乾姐姐,原来你还是原装货喔!刚好,我也还是处男,刚好让我帮你开封,享受转大人的感觉吧!」
 
顺手抄起乾姐脱在一旁的白色棉质内裤,擦拭着秋秋阴唇上的处女血,做为乾苞的证据。放下内裤後,将秋秋身上的T恤拉起绕过头套在後颈上,此时乾姐的两手由於衣服的束缚,往左右一摆,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
 
但高耸的奶子,被一件黑色无肩带的胸罩包覆着,黑色奶罩衬托着雪白的乳房,两手开始抚摸秋秋的胸部,下体奋力一顶,插到底之後,就暂停了活塞动作。一双魔掌搭上了乾姐的奶子,隔着奶罩按抚着,这对奶子坚挺而有弹性,少女的肉体果然就是不一样!
 
隔着胸罩摸了一会儿,有点不过隐,两根手指头从奶罩上缘申进去,夹住乾姐的奶头,乾姐则是因为我下体的动作暂停了,得以喘一口气,沈浸在我的爱抚,而渐渐的发出伸吟声,而当我的手指头碰触到秋秋的奶头时,秋秋像是触电般的抖动着身子,发出更大的申吟声!
 
是该让乾姐的奶子出来透透气了,由於乾姐今天穿的奶罩是属於前扣式的,很容易的就把内衣的扣子打开,两个乳罩向外一翻,雪白的乳房蹦了出来,38D的豪乳由於失去内衣的支撑而扩开,形成饱满而圆润的球形,两点小巧而粉红的乳头耸立着。
 
我趴上去,用嘴整个含住乾姐的奶头,开始品嚐着乾姐的奶子,当我一吸吮到秋秋的奶头时,乾姐开始扭动着身体,但不动还好,一动又我插在她下体的男根进出了一下,由於刚开苞的阴道里,残余的处女膜会被我龟头的摺花碰触到,再次抽动阴道里的痛楚神经,让秋秋停止了身体的摆动。
 
但我仍不放过她,不光是用嘴含着乾姐的奶,还用舌头开始触碰着秋秋的小奶头,绕着乳晕打转,另一手也没闲着,也用指缝间夹着另一边奶子的奶头揉动着。乾姐被我的舔的下体开始分泌爱液,感受阴道暖呼呼的。
 
擡起头看着秋秋说:「乾姐,你的奶子好大,好好吃喔!舔的你很爽吧!你的鸡巴穴都湿了,想不想被干了啊!让我用大肉棒插插你。让你爽一下吧!」秋秋抿着嘴不说话,但脸面绯红,看来是动了情了。
 
我说:「不回答就是默认罗!好~开始好好干你罗!」
 
说完就开始奋力抽插,阴道里多了秋秋的爱液润滑,抽送过程顺利的多,湿湿滑滑的,真是舒服,秋秋被我干的玉腿乱伸,不断的伸吟,狂拉猛抽的三百多抽之後,秋秋身体战抖着,阴道开始强力收尝,一股精水冲击着龟头,我让乾姐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而我也加紧速度,阴茎猛抽着,龟头一麻,精门一开,一股滚烫的阴精疾射而去,直达秋秋的阴道深处。
 
乾姐不仅被我开了苞,还被我内射,算是被我彻底玷污了,射完精後,感觉有点累了,就趴在乾姐的胸前,边抚摸着乳房,略事休息。但阴茎仍舍不得抽出来,继续将阴茎泡在乾姐的阴道里。
 
休息了一会儿,起身将阴茎抽出秋秋的阴道,原本的小细缝由於被我的大阳具给开发了,无法紧闭而微微张着,刚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秋秋的处女血,缓缓的从阴道口流泄而下,沾染了大腿内侧及床单,而我的龟头也沾染着一圈红红的液体,审视着自己的作品,不楚有点得意。
 
望着躺在床上的乾姐,得意的亮了亮自己的老二说:「乾姐,恭禧啊!开封了,正式告别少女成为真正的女人啦!你看,就是这根大肉棒帮你开的苞,顶的你舒服吧!」将阴茎上的处女血,用乾姐的白色内裤仔仔细细的擦拭,并将胸罩及刚刚的内裤收好留做纪念。
 
乾姐姐梨花带泪的对我说:「乾弟弟,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还夺走我的第一次。也不轻一点,弄的我痛死了。」
 
我说:「好姐姐,你也没损失啊!我破了你的处女身,你也吃了我的处男鸡巴,咱们算扯平啦!而且,我不只要夺走你的第一次,我还要第二次、第三次,好好的干你几十次、几百次。哈~哈~哈~」。
 
边说边向秋秋靠近,乾姐惊呼:「不要!」我将秋秋翻过来跪趴在床上,擡起屁股,两片阴唇微微张开,一对竹笋奶向下立着,我使用将军骑马式,两手握住秋秋的奶子,噗滋一声,又将我的大鸡巴给插进秋秋的阴道里。
 
乾姐伸吟出声:「喔~」。
 
阴茎进出着秋秋的阴道,两片阴唇被我干的向外翻,每次的撞击,小腹碰撞着乾姐的屁股,啪啪啪的声响回响在整间房间,伴随着乾姐的伸吟的声,好一幅咸湿的情境。而乾姐则是被这种背後式的不确定,以及被人强奸的感觉,才插个百来下,阴道就一阵收缩,乾姐很快就达到人生的第二次高潮。
 
我则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享受乾姐高潮时,阴道收缩的压迫感,只顾将阴茎泡在乾姐的阴道里,两手继续搓揉着奶子。乾姐抽畜完之後,两手无力撑起,手一软就趴在床上,而我顺势往前一趴,趴在乾姐的背上,两手继续握着乾姐的奶子被压在床上,下体就开始继续活塞动作。
 
秋秋又开始了伸吟声:「喔~我的好弟弟~别再搞我了~我快死了~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放过我吧!不要再搞我了」。
 
乾姐真是淫荡啊,才刚开苞,就知道肉味了,怕被干又想被干,看来今天一定要好好征服她了。就加快了抽插动作,干的乾姐伸吟声加剧,就在乾姐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同时在秋秋的体内射精了。
 
退出阳具之後,阴道口发出波的一声,刚射进去的精液,从阴道口倒流出来,沾染上床单,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乾姐则是被干到腿软,无力的趴在床上,我慢慢的抚摸着乾姐的背,偶而偷滑进胸口,在乾姐的胸脯上摸了两把。
 
摸了一会儿,乾姐起身面对着我两腿大开,手伸进跨下一摸,两指沾了些在阴道口的精液,举起手到面前一看,媚眼的看着我说:「坏弟弟,我的身子让你破了不说,还让你彻底给玷污了,居然还射进来了。」
 
我说:「哈~我的好姐姐,射进去的精液,就当做我给您破处的礼物吧!这礼物以後要多少有多少,随时跟我要都可以射给你。」
 
说完就把乾姐推倒,准备再次将老二插进乾姐的阴道里,乾姐此时开始有点点反抗:「好弟弟,放过我吧!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求求你了。」我丝毫不理会乾姐的求饶,硬是把龟头给顶了进去,乾姐嗯啍了一声,就闭上眼享受我的冲刺,由於刚刚已经射了两次,这次显的特别的持久,干的乾姐高潮了三次,几乎要昏了过去,但却又十分享受我的抽插,两腿勾着我的腰际,两手害臊的紧夹着自己的奶,两乳形成的乳沟,非常迷人。最後闷啍一声,再次将精液射进乾姐的阴道深处。
 
此时我了解,我已经彻底征服了乾姐姐了,起身帮忙乾姐收舍收舍,床单上落红点点,混杂着射进去的精液,乾姐的两片阴唇被我干的都红肿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再骑她了,扶着乾姐到浴室洗澡,帮她洗背,洗奶子,洗阴唇,弄的我超想在浴室把乾姐再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