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 ?(一)
 
? ? 我的名字叫钱文超,今年18岁。
 
? ? 当我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一直以为我有二位妈妈,当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去
 
学校办理入学相关手续,我还天真的问妈妈为什麽别人有爸爸,妈妈而我却有二
 
位妈妈,我的爸爸呢?
 
? ? 妈妈的樱唇亲亲的颤动了几下,说道【超超阿,爸爸去了很遥远的地方,暂
 
时回不来欧】等过了几年後,我才明白爸爸在我二岁的时候便应肝癌去世了,而
 
我姨夫在我三岁时在出差途中因车祸去世,只是温柔的妈妈和姨妈深怕我在知道
 
了事情的真相後心里会产生心里阴影,所以只好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 ? 没了爸爸和姨夫,这许多年妈妈和姨妈的日子过的很艰难。
 
? ? 听我姐姐说,妈妈和姨妈是一对双胞胎,在她们刚上大学的时候,便因为相
 
似的面容和温文尔雅的气质便被一起封为校花,还非常年少的时候便被当时英俊
 
非常的爸爸和姨夫追上了,还在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变一同怀了孕生了孩子,当
 
时便一齐修了学。
 
? ? 为什麽叫生了我们呢?当然是因为我和我姐,这对姐弟拉!
 
? ? 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非常奇怪的是我们姐弟俩长得非常相似,
 
五官上几乎并无二至,小时候做满月酒的时候连亲朋好友以及双方的父母都看不
 
出,直到三四岁时姐姐开始留长发的时候才能分辨。
 
? ? 可能是我们姐弟俩都遗传了双方父母的优良基因吧!小时候说我们长得漂亮
 
的人不胜枚举,说实话那时候的我非常不高兴,好歹我是男生哎!不过随着年龄
 
的增长,我也开始有了男子气概,总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心病。
 
? ? 爸爸和姨夫去世後妈妈和姨妈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来养大我们姐弟俩,虽然
 
妈妈和姨妈的身边有着许许多多的追求者,但妈妈和姨妈却决然的拒绝了,可能
 
是因为她们心中除了我们已经容不下他人了吧!
 
? ? 妈妈的工作是外资高管,而姨妈的工作则是模特公司的总监,也因此她们必
 
须上班时穿着职业套装出门上班。记得我年幼时总喜欢跟在妈妈和姨妈的屁股後
 
面跑来跑去,每次看到妈妈和姨妈每次出门上班总要往腿上套上一种奇怪的东西
 
,像裤子又像袜子,有亮亮的,有白色的,有黑色的,有肉色的,总之五颜六色
 
都有。
 
? ? 有一次我好奇的问妈妈和姨妈【姨妈,妈妈,你们脚上穿的是什麽呀?】
 
? ? 姨妈刚套到一半的裤袜停了下来,开口笑道【这是裤袜欧。】
 
? ? 我天真的问道【我可不可以摸一摸呀?】
 
? ? 姨妈和妈妈相视一笑,然後姨妈说道【当然可以拉,不过只能摸姨妈和妈妈
 
的欧,千万不能摸其他的女孩子,不然警察叔叔会把你抓起来欧。】
 
? ? 【嗯,我明白了!】
 
? ? 然後我的小手一手一个就黏上了妈妈和姨妈裹着丝袜的美腿,那时候的感觉
 
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想之後我为什麽会那麽迷恋丝袜,可能这就是原因所
 
在吧!
 
? ? 然後我的小手象不是我的一般,不受控制的来来回回不间断的抚摸,我从小
 
腿摸到了妈妈和姨妈的丝袜小脚,然後又一直往上摸,就当我的小手快要伸入妈
 
妈和姨妈短裙里的时候,妈妈和姨妈却同时伸手制止了我。
 
? ? 【超超不可以再往上摸了欧。】
 
? ???我迷茫的看了看她们二人,问道【为什麽不行呢?】
 
? ???【为什麽不行?】姨妈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回答道【这是性骚扰
 
欧,所以不能摸!】
 
? ???我好奇擡起头问道【什麽叫做性骚扰阿?】
 
? ???姨妈不假思索回答道【性骚扰就是不经过她人同意就触碰她人身体的行为
 
欧!】
 
? ???我非常委屈的说道【可是刚才姨妈你和妈妈都同意了呀!那我为什麽不能
 
摸呢?】
 
? ???这时候妈妈终於忍无可忍面红耳赤的说道【不行就是不行!】
 
? ???这时候我突然哭了起来说道【你们骗人,你们刚刚明明同意让我摸的,现
 
在又反悔了,你们骗人。你们以前还跟我说好宝宝不能骗人,现在你们自己却
 
骗人了!】
 
? ???妈妈和姨妈顿时手忙脚乱,连忙安慰道【宝贝,不哭,不哭,我们怎麽会
 
骗人呢!妈妈和姨妈最喜欢你了。】
 
? ???我胡搅蛮缠的哭道【不嘛,不嘛,我就是要摸,我就是要摸嘛!呜!呜!
 
呜!】
 
? ???姨妈顿时说道【姨妈刚才和你妈妈在跟你开玩笑呢,我们说到的事一定会
 
做到,怎麽会不让你摸呢!】
 
? ???我顿时开心的鼻涕冒泡的说道【真的?】
 
? ???妈妈终於无可奈何的说道【当然是真的。】然後妈妈和姨妈在沙发上坐了
 
下来,姨妈轻轻的把当时很年幼的我抱在她的丝袜美腿上,叹了一口气说道【
 
宝贝,摸吧!】
 
? ???说完便拉着我的二只小手分别放在了自己和妈妈的腿上,【我看你这小色
 
狼长大了怎麽办呀!真为你担心。】
 
? ???得偿所愿的我终於高兴的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手继续在二个人的丝袜美腿
 
上摸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当时我为什麽会做出这种举动。但说实话当时我并没
 
有对妈妈和姨妈产生其他的慾望,只是感到很好摸仅此而已。
 
? ???每天早上和晚上摸着姨妈和妈妈丝袜美腿的日子一直到了五年级下半学期
 
左右。
 
? ? 五年级的小学生还是很调皮的,互相之间打闹是很正常的。
 
? ? 有次大扫除时间,刚刚拖玩的地板还没干,我就跟同学打打闹闹,一不小心
 
踩过水渍,就往楼梯下摔了出去,边上的同学吓呆了,老师连忙把我送进了保健
 
室。那时我已经痛的没了知觉,就傻傻的给老师抱着往保健室跑,後来又送进了
 
医院。仔细检查之後发现是左手臂骨折,要打好几个月的石膏;右手大拇指和食
 
指也被挫伤,一时间根本不能动。那天妈妈和姨妈从工作单位赶到医院哭得梨花
 
带雨的,我只好一直说【对不起,超超不乖。】妈妈和姨妈二人抱着我边哭边安
 
慰着我说【宝贝不痛,我们不怪你。】
 
? ? 回到家後就发现自己惨了,吃饭开门自己全都做不来,妈妈和姨妈只好亦步
 
亦趋的跟着我,帮我打理几乎所有事。第一件妈妈和姨妈帮我做的尴尬事就是上
 
厕所。连拉下裤子的力气都没有,第一次无力到这样,急得我都哭了。妈妈和姨
 
妈原本试试让我自己一个人上厕所,听到我在门里面哭起来了才知道这下不行,
 
推了门就进来帮忙。妈妈和姨妈从工作岗位请假出来,一身OL的套装都还没换下,
 
就绷着迷你裙蹲在当时还很矮的我旁边,帮我解裤子。我的右手很自然的搭在姨
 
妈短裙下紧绷的丝袜大腿上,还不自觉得摸了摸。姨妈笑骂道【你这小色狼,都
 
这时候了,还想着这种事。】
 
? ? 妈妈和姨妈终於一起帮我解下了我的裤子,我那条很久没被妈妈看到过的小
 
鸡鸡就出来透风了。
 
? ? 软垂着没办法小便,姨妈只好伸出她雪白的绵绵玉手轻捧着我的小鸡鸡等我
 
尿出来。小鸡鸡被姨妈握住一时紧张,而且又很痒,应该很没劲的右手突然就有
 
劲捏着妈妈那裹着肤色亮光裤袜的大腿。左手上传递而来的细滑触感加上命根子
 
被姨妈柔若无骨的小手轻捧着,原本从来没有勃起过的小鸡鸡,突然间就开始不
 
受控制的急速膨胀起来,不到几十秒的时间就已经变成一条布满血管的大鸡鸡。
 
姨妈和妈妈二双秀美的凤眼吃惊的瞪大着,看着我胯下那条大鸡鸡汹涌的变大起
 
来,向上180度的挺起,直贴腹部,而且又大又硬又红。这已经不能叫小鸡鸡了,
 
这已经是根比大多数成年男性更大的阴茎。
 
? ? 是男人就知道,勃起的时候是完全不可能放尿的。尤其在有尿意的时候还勃
 
起,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妈妈和姨妈二人完全不知道怎麽办,姨妈就只能捧着
 
我硬挺的阴茎,蹲着愣在我旁边。过了好一会二人的粉脸突然变得血红血红。
 
? ? 那时候才五年级的我是不至於觉得尴尬,只是硬着肉棒尿不出来痛苦至极,
 
想要傻傻的挤出尿来却办不到,脸上俊美的五官痛苦的都挤成一团。
 
? ? 【妈妈,姨妈,我尿不出来……」我转向二人辛苦的挤出一句话。
 
? ? 妈妈和姨妈二人非常心痛我,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不知多久,我仍然是
 
痛苦的维持着阴茎被姨妈握着的状态。
 
? ?「还是尿不出来……」我痛苦的呻吟了一句。
 
? ? 妈妈和姨妈二人看了看我,再低头看看我那条直挺挺的阴茎,双双叹了口气,
 
然後姨妈收回左手,改而用双手轻轻握住我的肉棒,然後开始缓慢的前後套动了
 
起来,而妈妈则左手扶住我的腰,右手则爱抚起了我的二只巨大的睾丸。
 
? ? 初次接受这种她人给予的性刺激,随着姨妈双手不停的撸动,一阵阵酸麻的
 
感觉开始不间断的从茎身和龟头以及睾丸上面传来,勃起的尺寸也愈发的雄壮,
 
让我的呼吸迅速的急促了起来。除了这根肉棒之外,根本就还是个孩子的我哪经
 
得起这种刺激和挑逗,然而姨妈以及妈妈的双手还在不停的套弄和爱抚,终於不
 
一会在那异样的感觉达到巅峰的时候。
 
? ? 【尿了!】
 
? ? 到达顶峰的同时,我双腿一软向姨妈和妈妈身上倒下,把蹲着的姨妈以及站
 
在我面前的妈妈也撞得向墙上倒去,受伤的右手紧张的猛抓着妈妈柔软的丝袜大
 
腿。然後仍然被姨妈握着的阳具,无师自通的向前一突,将原本被包着的龟头有
 
生以来第一次的,在包皮之外挤出了一半,大开的马眼抵着姨妈穿着黑色亮光裤
 
袜的大腿,就开始勇猛的喷射出十年来的第一发处男阳精。以往从来不曾看过自
 
己的龟头喷出东西,现在一道道量多又刺鼻的精液就这样全喷溅在姨妈和妈妈的
 
丝袜之上。脑海被快感刺激得一片空白的我却很本能的想抓着什麽,就紧紧的抓
 
住妈妈的丝袜腿,然後腰部拚命的前後顶着,让姨妈细嫩的右手套着我喷射中的
 
阴茎不住动着。过了几十秒後才终於射光的我浑身像没了骨头一般,直挺挺的倒
 
在了姨妈和妈妈身上。
 
? ? 很显然我们三人都被吓呆了,倒靠着墙,好几分钟内都没有任何反应。是已
 
经结束射精的我在呼吸已经比较平顺了之後,才很害怕的开口【妈妈,姨妈,对
 
不起,超超尿在你们身上了。】
 
? ? 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二人终於一起慢慢的笑了。【傻宝贝,那个不是尿尿喔。
 
 
? ? 【不是尿尿?】我很疑惑的问道。【那又会是是什麽啊?】
 
? ? 【超超以後就会知道了。】妈妈和姨妈二人轻笑着,然後双双把手抽了回来,
 
妈妈从墙上吊架拉了条毛巾,小心的擦拭着我那发泄完毕之後已经开始缩小的鸡
 
鸡。原本探出一半的龟头也已经缩回包皮之内。妈妈用毛巾帮我擦鸡鸡的时候,
 
我不自觉的盯着姨妈那双被射上精液的丝袜美腿瞧着,心里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感
 
觉在萌芽。妈妈将我的鸡鸡擦拭完毕之後,才和姨妈一起开始清理自己被我处男
 
阳精玷污的丝袜美腿。
 
? ? 现在想起来,我跟妈妈还有姨妈之间的关系还有後来越来越严重的恋丝袜癖,
 
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的吧。
 
? ? 隔天放学之後妈妈和姨妈一同下班来接我。刚回到家,二人就开始准备帮我
 
洗澡。昨天在学校摔伤,之後还在浴室射了妈妈姨妈一身的精液,让我累得一回
 
房间就睡着了,所以到现在都还脏兮兮的。妈妈以及姨妈也明白我大概也不可能
 
自己洗澡,所以二人卷起了了袖子就把我带进浴室准备帮我脱衣服。妈妈和一名
 
大概想说反正待会自己衣服也要换掉,所以二人就乾脆穿着上班的套装帮我洗澡。
 
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得抗议,如果是现在的话,肯定是会强迫姨妈和妈妈要把衣服
 
脱掉一起洗吧?不,也许不是脱光,是只穿着丝袜,然後……不过那当然是很久
 
之後的事了。
 
? ? 【呀,我们忘记脱丝袜。】
 
? ? 妈妈和姨妈二人大概是已经很习惯丝袜就是衣服的一部分了,又或是她们根
 
本忘记要脱掉丝袜就已经开始帮我洗澡,都已经到把我扒光而且涂上泡沫之後,
 
才发现她们那二双那双黑色的透明裤袜还穿在腿上,反正都已经半湿了,索性就
 
继续穿着帮我洗澡。听到姨妈说忘记脱丝袜,我心里不知怎麽的突然很高兴,难
 
道真的是身上的丝袜癖细胞已经发动了吗?
 
? ? 姨妈和妈妈二人卷着袖子,姨妈蹲在我前面就往我身上猛抹泡沫,而妈妈则
 
蹲在我背後往我背部以及臀部抹泡沫,我面前的姨妈下意识的就把窄裙撩到腰部
 
,变成整个裹着黑色裤袜的下半身都暴露在我眼底的状态。隐隐约约的,我还可
 
以透过姨妈的丝袜裆部看到底下一条很漂亮的黑色蕾丝三角裤(那时候我还不知
 
道那叫性感啊!)。半湿的透明裤袜,衬托着底下雪白到几乎可以看到筋脉的大
 
腿的肌肤异常好看。姨妈和妈妈前後一起把我身体搓得摇来摇去的,我只好右手
 
又搭在姨妈的丝袜美腿上维持平衡,还顺便藉机过过摸丝袜的瘾. 眼睛有得看,
 
手上有得摸,我简直是爽翻了。昨天已经尝过丝袜美腿滋味的我,今天二人都还
 
没碰到我的肉棒,就已经开始竖起向姨妈致敬了,而且越变越大,越翘越高,红
 
红的肉棒就直指着姨妈的一对丹凤眼。
 
? ? 姨妈和妈妈略微动下她们那对细细的柳叶眉,装作没事般的继续往我全身乱
 
抹一通。只是不管怎麽抹,就是不动我那条红肿,粗硬的肉棒。昨天开始知道鸡
 
鸡被妈妈和姨妈疼爱很舒服的我,很狡猾的走到马桶旁边,然後皱起眉头向二人
 
求助道【妈妈,姨妈,超超想要尿尿。】
 
? ? 【想尿就尿呀,羞羞脸。】二人一起笑嘻嘻的看着我。
 
? ? 【尿不出来呀!】我举着肉棒对着马桶,低下头做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挺
 
着肉棒晃啊晃的。其实我没真的想尿,只是肉棒一直硬着确实也很难过。妈妈好
 
像是稍微想了一下,然後才受不了我似的把和姨妈一起走过来小手伸出来圈住我
 
的肉棒。
 
? ? 我小偷得手似的马上转过身来正对着蹲着的妈妈,让妈妈那双雪白的嫩手轻
 
轻的套弄着我那正指着她美丽面庞的勇猛肉棒,而这次姨妈则爱抚起了我的睾丸。
 
? ? 【转过来干嘛啦,臭宝宝。】妈妈皱了皱眉头,只是手上那轻柔的动作却没
 
停下来。
 
? ? 【没有啊……】我心虚的说。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真的是越来越坏了喔,还
 
晓得精液不能射马桶,要对着美女射才不会浪费。
 
? ? 【臭宝宝欧……】妈妈还没说完,根本没有任何忍耐力可言的我,品嚐着妈
 
妈细嫩小手对儿子阴茎的贴心服务,以及姨妈爱抚睾丸和阴囊的我,没两下就感
 
到一股致命的舒爽快感直冲脑髓。昨天那种尿尿快要爆炸出来的感觉又不受控制
 
的出现,而且似乎更为强烈。我腰部向前一顶,大半个龟头又顶出包皮之外,然
 
後异常汹涌的对着我美丽的妈妈喷射出继昨天之後,人生的第二发精液。这发精
 
液顶着阵阵刺激快感,射得非常强劲。原本可能以为不会被喷到的妈妈,毫无闪
 
躲的接受的我的颜面射精。第一道白精直接射在妈妈那秀丽的面庞上,然後力道
 
衰减的第二发,则是射向了妈妈将窄裙卷起之後完全暴露在外的裤袜上,而且还
 
是射在了妈妈裆部的地方,最後的所有精液则全部射在了妈妈的黑丝美腿上。
 
? ? 【臭宝宝……】妈妈显然继昨天之後又受到惊吓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每天都
 
受精(惊)啊。妈妈和姨妈则快速放开我的阴茎以及睾丸,然後想挡住正面而来
 
的精液,不过完全迟了,有力道的前两下早就已经着弹了。射完前几下的我一下
 
就没了喷射的力道,射得再怎麽猛,毕竟还是小孩嘛。 我也马上装作一副很无
 
辜害怕的样子,好像刚刚完全是意外。
 
? ? 【对不起!】
 
? ? 妈妈和姨妈又一起投给我一个真受不了的目光,然後妈妈转身拿了条毛巾准
 
备清理。有点刺鼻而且很浓的精液在妈妈美丽的的脸上缓缓的下滑,都滴到了下
 
巴。喷在妈妈裆部的那道白色精液在黑色透明裤袜的衬托下,更是淫靡得笔墨无
 
法形容。妈妈大概也没料到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小鬼头有这种喷射力道,所以才会
 
根本没想到应该要避开吧。
 
? ? 【好啦!来,冲水。】
 
? ? 妈妈和姨妈把我拉近,然後开始用莲蓬头把我身上的泡沫冲乾净,然後很快
 
的帮我擦乾身体,这才算结束了我这次有点意外却刺激万分的颜射体验。
 
那之後的一阵子,左右二手还是没好。
 
也因此妈妈和姨妈还是得帮我这个小色狼洗澡。不过自从第一次洗澡的经验
 
之後,妈妈以及姨妈二人都开始会记得要先把丝袜脱掉了。虽然还是看得到她们
 
那二双雪白的长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少了我喜欢的丝袜,开始不会再像第
 
一次那样瞬间勃起了。都是在妈妈和姨妈帮我搓肥皂搓到鸡鸡上的时候,才会稍
 
微翘起来,只要她们手一挪开并帮我冲起水之後就马上消退下去,让我也没办法
 
再用想要尿尿这招来让姨妈和妈妈来让我舒服。
 
虽然说暂时没得享受了,不过或许是因为我之後都显得安分许多的关系,二
 
人可能只把那两次的经验当作是偶发事件,并没有就因此将我当成小色狼,所以
 
戒心降低了许多,有时候上身只穿着背心就进浴室帮我洗澡,还可以看到背心底
 
下连胸罩都没戴,好大两颗奶奶就在衣服底下晃啊晃的。偶尔还会溅到点水,若
 
隐若现两颗凸起的点点几乎都可以看到了。那时候的我虽然有点色,但还不至於
 
到有「慾望」的程度,顶多就是觉得很好奇那两颗大大的东西到底长怎样,晃啊
 
晃的好像很有弹性似的,不知道抓起来好不好摸而已。
 
平淡的日常洗澡再度发生变化的那天,天气有点热,在进浴室前我就已经满
 
身汗臭。妈妈和姨妈二人把我全身剥光之後开起水龙头,一个不小心水量没控制
 
好,水管跳了几下全都溅在自己的身上。妈妈和姨妈看起来一天下来也是出了不
 
少的汗,她们稍微商量了一下之後就开始在浴缸中放热水,然後将一头亮丽的秀
 
发盘在脑後,并动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我和你妈妈顺便跟宝贝你一起泡个澡好了,好不好啊?】姨妈很无邪的对
 
我笑着,我能说不好吗?只能点头如捣蒜啊!
 
已经忘记上次跟她们二人一起洗澡的时候是多大,只能说真的是很久之前,
 
所以完全没有印象了。可能从上小学开始就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洗澡了吧,所以
 
姨妈和妈妈的裸体彷佛已经是上辈子的记忆了。
 
我坐在放满热水的浴缸边看着她们二人动作。首先妈妈开始慢慢的解开黑色
 
套装衬衫的扣子,露出底下一对包裹在黑色胸罩下的E罩杯的乳房;然後卸下黑
 
色的套装窄裙,缓缓的把凹凸有致的身材之下,黑色的透明裤袜从腰部卷了下来
 
,让我看到了底下那件显然跟胸罩是一套的黑色蕾丝三角裤。光是看到这里我就
 
已经有点受不了了,虽然才十岁而已,但是有些事情可是由本能控制的。原本缩
 
得小小的鸡鸡瞬间开始猛烈的跳动,我赶忙跳进放满热水的浴缸之中掩饰自己的
 
生理状态。妈妈没注意到我的动作,而是继续从背後解开自己的胸罩扣,然後一
 
对雪白粉嫩却又巨大的乳房就从胸罩中弹了出来,在空中晃了晃。两粒水滴型的
 
坚挺巨乳之上,还有两颗小小的粉红色乳头不服地心引力的向上挺起,看起来十
 
分的可爱。当时并不会去研究这样大的胸部到底是什麽尺寸,在很久之後妈妈才
 
告诉我是34E.
 
妈妈接着将自己的粉白色内裤向下拉,弯下腰将内裤从一对纤细修长的美腿
 
之上脱下,原本隐藏在内裤之下的三角地带,妈妈居然是个白虎。尽管几乎不懂
 
男女之事,然而这样的风景却已足以让我泡在热水中的鸡巴是越胀越大。
 
? ? 等到妈妈脱到差不多了,然後姨妈才不急不慢的解开了乳白色衬衫的扣子,
 
露出了比那对比妈妈稍小一些的乳白色胸罩,然後轻轻褪下黑色短裙,随後十分
 
优雅将白色透明裤袜卷了下来。当我看到姨妈的这个动作时,我的心脏猛的跳动
 
了一下(当时我不懂这是什麽样的感觉,直到几年後我才明白这叫做女人味)最
 
让我迷恋的是姨妈的小脚,那是非常的雪白粉嫩,没有一点老皮,而且非常小,
 
真是美丽非常。几年之後姨妈才告诉我她的脚只有32码,这真是一个奇迹啊!要
 
知道我十岁时我的脚就有34码了。看到这时我的肉棒再也无法忍耐,在短短几秒
 
锺之内便完全勃起直指天花板,此时我的肉棒又大又硬又红,直挺挺的贴在了我
 
的小腹。
 
姨妈从我的身後缓缓的踏进放满热水的浴缸之中,而妈妈则从我前方踏进浴
 
缸中,套句後来才学到的话,就像是入水芙蓉吧。姨妈几无防备的,在的浴缸之
 
中从後环抱着在当时还相当矮小的我,两颗软绵绵却又异常有弹性的豪乳,就不
 
轻不重的压在我的背後,然後才轻轻的靠在身後的浴缸上。背上顿失美妙触感的
 
我,也很本能的就慢慢的向後躺,继续压在姨妈那美妙的胸乳之上。也因为身子
 
略向後仰的关系,原本藏在前面的鸡巴就一口气弹起来向上猛翘着,给在身前的
 
妈妈看得一清二楚。
 
妈妈和姨妈看到我那已经变大上翘的阴茎似乎没有什麽负面的反应,只是过
 
了一会儿之後姨妈才轻轻的说着【我们家的小宝贝已经变成大人喽!】
 
当然我自己是一点也不清楚我哪里像大人了,但是枕在姨妈的乳房上又唤醒
 
了我一点点当初还在妈妈和姨妈怀中当小宝宝的记忆。(当时妈妈的乳汁不足,
 
而我胃口却很大,正巧姨妈那时却乳汁多到胀痛,因此我是喝姨妈和妈妈二个人
 
的奶长大的,所以对我来说姨妈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妈妈一般。)那时候我真的是
 
从妈妈和姨妈的乳房上吸奶的吗?明明就应该是很神圣的情景,现在在我的脑海
 
之中却被染上了些许不洁的颜色,原本向上挺着的肉棍,又再肿大了一些,半颗
 
红红的龟头又从包皮之中微微的探了出来。
 
【妈妈,我的小鸡鸡变这样是不是不正常,还是生病了?】我终於鼓起勇气
 
问了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不解的问题。
 
感觉到身後的姨妈却是笑了笑【这就是宝贝你长大了的标志啊,小鸡鸡变成
 
大鸡鸡表示我们家小宝贝也变成大人了。】
 
【喔。】终於安心了的我向後转身,在满水的浴缸中以跪姿面对着姨妈的裸
 
体,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姨妈说【我想要摸姨妈你的奶奶。】
 
妈妈稍微挑了下那对细致的柳叶眉【羞羞脸宝宝,都已经是大人了还要摸姨
 
妈的奶奶呀。】
 
妈妈的语气听起来不像在生气,而姨妈好像也没有什麽别的反应,只是轻轻
 
的把眼睛闭上任我胡来的样子。我便伸出小小的右手(别忘了我那时左可包着石
 
膏啊!)
 
搭上了姨妈胸前那雪白的巨乳之上。一股又软又滑的感觉传回了我的掌心,
 
像是触电一般却又彷佛有吸力似的让我收不回手。我无师自通的,开始一左一右
 
的交互搓揉着姨妈那对与我小手之间不成比例的硕大奶球,在不经意之间还会刺
 
激到最顶端那两粒小小的粉红蓓蕾。让姨妈的脸颊上多了可爱的两道红晕。那时
 
的我哪里知道姨妈是被我刺激到有点动情了,只当作是很好摸的玩具般不停的出
 
手揉弄。
 
姨妈继续闭上眼睛让我不住亵玩着她的雪乳,身子似乎还有些微微的颤动着
 
,似乎是在忍受着什麽。 好一阵子之後姨妈才张开眼睛,在水中伸出一只手捞
 
住我那坚挺的阳具,让我的肉茎紧张的跳了一下,一时间以为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啥。
 
【姨妈不舒服吗?是不是超超把姨妈捏痛了?】天真的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有啦,姨妈只是……嗯。】脸颊红通通的姨妈在不断上升的蒸气之中显
 
得很是漂亮动人。【小宝贝你以後要学着自己洗鸡鸡喔。】
 
【怎麽洗呢?】我不解的问道
 
? ? 【那姨妈给你做个示范欧】此时我身後的妈妈忍不住了,说道【还是我来交
 
他吧!】说罢便用左手把我板向了她的方向。
 
【首先要把外面的包皮褪下来……】妈妈一边说着,右手继续握着我那布满
 
青筋的阴茎,左手探到底下托住了我那两颗巨大的睾丸,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小
 
小的冷颤。然後妈妈的右手稍微用了点力圈住了我的肉棒,接着将包皮轻轻的向
 
下褪弄。
 
「……!!」
 
受到异样刺激的我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就看着自己藏在包皮之下十年的龟
 
头慢慢的在热水中一点一点的探出。稍微有一些痛,但是更多的是一股不知怎麽
 
形容的酸麻,接着一颗看起来跟鸡蛋差不多大的粉红色龟头就完全暴露在热水之
 
中。
 
「这样子之後,要再用手搓着洗……」原本托在阴囊底下的左手挪了上来,
 
伸出了纤纤玉指轻轻的来回抚弄着龟头,然後移到了与棒身之间交接的棱沟,细
 
心的搓洗积在上面的处男污垢。初次出来见世面的龟头哪经得起这种挑逗,没几
 
秒整根肉棒都猛烈的胀了起来,龟头更是从粉红色一下子转成吓人的深红色,然
 
後一股股让人疯狂的致命快感毫不间断的从坚挺的阴茎上直冲脑门,尿道口一时
 
大开,在热水中开始汹涌的喷射出一道白浊的男性精华。
 
【哎呀!】【哎呀!】
 
伴随着二声惊叫,吓了一跳的妈妈放手松开了我的阴茎,和姨妈一起从浴缸
 
中迅速的站了起来,那时还不了解男女之间如何进行生殖行为的我,并不了解妈
 
妈和姨妈二人的反应怎麽会这麽大,在我看来不就是跟上两次一样的东西喷出来
 
而已吗?後来才知道姨妈和妈妈的剧烈反应是因为怕我射在水中的精液让她门间
 
接怀孕。虽然不知道才十岁的小孩子射的精液是不是已经能让女人怀孕了,不过
 
总是一个闪避的本能反应。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不然才小学五年级的我万一就意
 
外当了爸爸那怎麽办?
 
被妈妈和姨妈二人的反应惊呆了的我又露出了那种快哭了的,无辜的受惊表
 
情,彷佛是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狗一般。二人回过神来之後看我一副受怕小狗
 
的模样,妈妈赶快心疼的抱住我的头,把我埋在她那34E的一对柔软山谷之中,
 
而姨妈则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背。
 
【没事没事,小宝贝没事,我们吓着你了。】
 
姨妈轻拍着我的背,拉着我站了起来,而妈妈则继续把我压在一对大奶中间
 
。其实我没怎麽真的被吓到,不过如果有奶香可闻,那可是求之不得的。
 
射过精後的肉棒夹在我跟妈妈以及姨妈的身子中间,开始急速的萎缩。我於
 
是又开口问姨妈【鸡鸡又变小了,这样子正常吗?】
 
? ? 姨妈略微点点下巴。【把白色的东西喷出来之後,鸡鸡就会变小了。】
 
【超超的鸡鸡会不会太大?……我班上的同学好像都不会像我这样变大
 
耶……?】
 
我不安的问道。这也是事实,小学五年级的小毛头怎麽可能知道同班同学会
 
不会勃起啊?
 
【小宝贝的鸡鸡真的很大呀……】话刚出口姨妈就被妈妈瞪了一眼,这样好
 
像不是在安慰我吧?虽然後来我才知道肉棒长的大是好事,不过那时候的我只是
 
觉得不安而已。【宝宝乖,鸡鸡大没有不对,反而是好事唷。】
 
【真的吗?为什麽?】我转过头很天真的看着妈妈问道。
 
【嗯,小雨以後……就会慢慢知道了。】我怎麽总觉得妈妈说完这句话以後,
 
姨妈和妈妈二人的脸色很红啊!
 
【嗯!】开心的我终於笑了。
 
妈妈没再说什麽,只是微笑着和姨妈一起开始帮挂了一双手的我洗起澡来。
 
据妈妈和姨妈後来说的,我那时候勃起的阴茎就已经比爸爸和姨夫还大了,
 
已经快有一个成人的尺寸。一个矮矮的小鬼头却挺着一根大肉棒看起来还满不协
 
调的。後来随着成长肉棒又变得更大,就更惊人了。所以姨妈常常笑我长不高都
 
是因为摄取的营养都被那根凶器吸走。当然这都是以後的事就是了。
 
拆右手的石膏那天可能是我十年来最沮丧的一天了。在旁人看来,能够康复
 
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不过只有我自己清楚,这样我就丧失了每天让姨妈和妈
 
妈二人帮我洗澡的权利。当然我是不会把失望的表情表现出来的,那时候我还不
 
想让她们觉得我是个可恶的小色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