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进入高一後,由於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今年三十六岁,她叫陈玉菁,我妈叫陈玉珍。我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妈大二岁,叫陈玉珠。小姨是一个银行职员,不知为什麽到现在还没结婚。
 
? ? 我对我妈妈的恨也延续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决定连她们也一起报复。
 
? ? 大约是五月底,天气真的很热。那天我回家,小姨问我:「学习好吗?」
 
? ? 「还行就是功课多了点。」我回答道。
 
? ? 这时我发现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面小姨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 ? 回到房间後,我躺在床上开始制定奸淫小姨的计画。由於是第一次,没有经验,所以我决定用安眠药加酒来灌倒小姨,然後再插她的小穴。我从药房买了一瓶安眠药,又从酒柜?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将安眠药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 ? 晚上,小姨回来了。
 
? ?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
 
? ? 「太好了,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小姨高兴的摸摸我的头。
 
? ? 「小姨,我们庆祝一下吧!」
 
? ? 「好啊!」
 
? ? 我见机会来了,就拿出准备好的酒给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时你对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学校规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乐代替。」我拿起可乐做了个乾杯状。
 
? ? 「丰丰,真是好孩子。」小姨高兴的看着我。
 
? ? 在我的夸奖和恭维之下,平时不胜酒力的小姨竟将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倒在沙发上,令人兴奋的时刻终於来了。
 
? ? 我将小姨抱回到她的卧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脱了个精光,小姨平躺在床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览无余。高高的乳房、红晕的乳头令人爱不释手。我用力搓捏小姨的乳房,慢慢的小姨发出了呻吟声,这时我的小弟弟像一个巨人般的挺立在身前。
 
? ?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小姨的下身,没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的小穴。两片粉红的阴唇一张一和的,好像在说:「快来吧!我需要你。」
 
? ? 我把手指插进小穴?面,好温暖,舒服极了。我开始不停的插小姨的蜜穴,嘴巴舔着阴唇。
 
? ? 这时小姨的蜜穴?流出了淫水,味道咸咸的有点骚,但我很喜欢这种味道。我不停的吃着小穴?流出来的淫水,可是却越流越多,流得满床上都是。小姨的阴道已经够湿润的了,我将我六寸长的肉棒对准小姨的蜜穴猛的插了进去。
 
? ? 「啊……啊……」小姨几乎叫了出来。
 
? ? 我的阴茎直贯到她阴道的最深处,都顶到了子宫。
 
? ? 「啊……啊……好痒啊,小穴好痒啊……」小姨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呻吟道。
 
? ? 小姨的小穴真的好舒服,也许是小姨很少和别人做爱,所以阴道特别的紧,夹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许是酒的作用,小姨开始叫床了:「啊……快点插……我的……骚穴好难受……亲丈夫……亲……哥哥……快点来嘛……」
 
? ? 我开始来回的抽动我的肉棒,我的龟头在小姨的小穴?来回摩擦,每次都顶到她花心。
 
? ? 「亲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 ? 「哥哥的……大鸡巴……好棒……啊……啊……菁菁……的小穴……啊……好满足……啊……」平时端庄和蔼可亲的小姨,竟然叫床叫得这麽厉害。
 
? ? 经过百余下的抽送,小姨的骚穴?越来越热,阴精像洪水一样涌出,把我的龟头弄的好痒好痒。
 
? ? 小姨的淫液流得满床都是,好不惊人。
 
? ? 突然间,我腰间一麻……
 
? ? 「要射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关一松,把很多种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宫?。
 
? ? 我要它们在小姨的子宫?长大,我要小姨为我生儿育女,我要她们永远承受乱伦的折磨。
 
? ? 小姨的子宫拼命的吮吸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这时小姨无力的躺在床上,继续享受着这梦中的性交。看着小姨骚穴?正在流出的阴精和我乳白色的精液,我那还插在小姨骚穴?的肉棒又再次变的巨大。
 
? ?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这样,我一次次的将精液注入小姨的骚穴?,直到三点多,我再也无力射精为止。
 
? ? 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十余次高潮,把我满足得站起身来,看着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红色、还略有些红肿的阴唇和骚穴,心?满足极了。我擦乾小姨身上和床上遗留的我的精液,回房睡觉去了。
 
? ? 第二天我起来时,小姨已经在做早饭了。
 
? ?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
 
? ? 「丰丰,谢谢你扶我进去睡觉。」
 
? ? 「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吗?」
 
? ? 这时小姨的脸变的很红,「很好很好。」小姨连忙回答道。
 
? ?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这样有利於我进行第二步计画。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将安眠药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这样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插小姨的骚穴,最多的一晚我泄了六次。
 
? ? 我还拍了一些小姨叫床和骚穴向外流骚水的照片,以便留做纪念。
 
? ? 小姨的骚穴和子宫,每晚都装满了我的精液。
 
? ? 终於,我希望的事发生了。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小姨正在厕所?呕吐,还发现小姨买了一大堆话梅回来。
 
? ? 「阿姨,你身体不舒服吗?」
 
? ? 「不知为什麽,最近老是恶性想吐,还特别想吃酸的东西。」
 
? ? 我心中狂喜:「原来你这个骚货怀孕了,而且还是你侄子的孩子,看你以後有什麽脸见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奴隶。」
 
? ? 小姨没结过婚,所以从没怀过孩子,当然现在也不会想到自己怀孕了。为了确保小姨已经怀孕,我将早已准备好的检测是否怀孕的试纸沾取了小姨的尿液,果然成阳性……小姨真的怀孕了。
 
? ? 终於到了实行最後一步计画的时候了,我要彻底的摧毁小姨的女性尊严,要让更多的人来干她。
 
? ? 星期六晚上,我告诉小姨要考试了,我要复习功课。小姨见我这麽用功,很是高兴。
 
? ? 七点多,文军和德华来了我家。
 
? ? 转眼间8点到了,通常这时小姨会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电视。我打开小姨的房门走了进去。
 
? ? 「你有什麽事吗?」小姨疑惑的望着我。
 
? ?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猛的冲了上去,将小姨按倒在床上,并开始扯她的衣服。
 
? ? 「你想干什麽!」小姨一边尖叫,一边想站起来。可是我有力的把她按在床上,让她无法动弹。
 
? ? 「小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间房内,同时还在扒她的衣服,你说我想干什麽?说的好听一点,是想和你性交;难听的麽,就是强奸。」
 
? ? 「我是你阿姨呀,你不能这麽做!这是不道德的,这是乱伦。」小姨尖叫着,同时不停的扭动身体想摆脱这种状况。
 
? ? 「小姨,别装做贞洁烈女了,你下面的小穴真的好骚好多汁,有这麽一个宝贝,不用多可惜啊!」
 
? ? 「你……你……」小姨气的说不出话来。
 
? ? 「小姨,最近一个月,你是不是老是梦到和别人做爱?是不是每次起床,都发现淫水流得满床都是?」
 
? ? 小姨震住了:「你怎麽会知道?难道是……」
 
? ? 「不错!那个和你做爱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梦?,而是真的。小姨,插你的小穴真是太爽了!」
 
? ? 小姨刚才还不停扭动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嘴?念叨着:「我都干了些什麽?我和我的亲侄子发生了关系,我竟然乱伦,我以後怎麽见人呐!」
 
? ? 这时小姨的衣服已经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内裤,我开始在玩弄小姨的乳房了。
 
? ? 我起身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开始隔着内裤玩弄起她的阴唇:「对了小姨,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喜讯,你已经怀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麽样?为侄子生孩子是不是很刺激?」
 
? ? 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眼睛?流出了泪水:「我前世做了什麽孽?竟然会被自己的侄子奸污,还怀了孕,我以後……我可怎麽办啊!」
 
「小姨,别这麽难过嘛!这个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就要做妈妈了,应该高兴啊!再说,你也不会是唯一和自己亲戚发生关系的人,总有一天我要让家?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过,让她们都成为我的老婆,都为我生孩子。我不仅让你为我生孩子,而且要让更多的人来操你,让你为我的同学、老师、朋友、亲戚,甚至为我的外公--也就是你的亲爸爸生孩子。我要你变成一个大众情人、一个光荣妈妈、一个淫贱的女人!」
 
? ? 「天呐!我怎麽会有你这麽个侄子,你简直是个魔鬼!」小姨已经泣不成声了。
 
? ? 「小贱人!你现在骂我,等一会保证你欲仙欲死,夸我还来不及呐!」我从内裤边沿把手指插进小姨的骚穴?来回的抽动,不一会小姨的骚穴?就流出了浪水,把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 ? 「小姨你看,你的小穴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个淫贱的女人,就该被别人上。」
 
? ? 小姨咬着牙,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呻吟声。
 
? ? 「看你还能忍多久?」我要彻底摧毁小姨的防线。
 
? ? 我将小姨的内裤扯了下来,开始用我的嘴对小姨的骚穴发动攻势。
 
? ? 我用牙齿轻咬她的阴唇、用舌尖添她的阴核、用嘴吮吸着小姨的淫肉。这时文军和德华正玩得起劲,小姨的乳头也变得硬硬的,小姨的骚水越流越多,我都来不及吃了,有些甚至喷到我的脸上。
 
? ? 「啊……啊……」小姨终於忍不住了。
 
? ? 我知道小姨的骚穴?一定是洪水泛滥,痒的难受,我把大鸡巴拿了出来,但并不马上插进小姨的阴道,而是在阴唇上摩擦。
 
? ? 「丰丰,小姨好难受,我要……」
 
? ? 「小姨,你要什麽啊?」
 
? ? 「丰丰……别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进来吧……阿姨身……体……?好像有……虫子……在爬。」
 
? ? 「小姨,你到底要什麽?不说清楚,我怎麽知道?」
 
? ? 「丰丰……阿姨……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我要你们干阿姨……阿姨要要性交。」
 
? ? 「小姨,那以後我们之间……」我话还没说完,小姨已经抢着回答道:「阿姨以後都听你的,你想怎麽干都行,你让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
 
? ? 小姨终於被我征服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贯穿小姨的骚穴,直抵子宫。
 
? ? 「啊……啊……啊……」小姨愉悦的叫了出来。
 
? ? 我开始猛插起来,每次都撞击到小姨的子宫,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 ? 「好……舒服……骚穴……好充实啊……亲哥哥……亲丈夫……你好棒……啊……干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顶碎了……我是个……骚女人……我……爱……被……人上……亲哥……哥……我好……爱……你……啊……」
 
? ? 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声浪语不断。大约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觉的小姨,小穴?骚水一阵阵的涌出来,越来越多,小姨的高潮来了。
 
? ? 「小姨……不……行……了……我要……泄……了!」小姨尖叫道。
 
? ?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床单。高潮後的小姨一动不动的躺着,满脸羞红,兴奋不已。我那插在她阴道中的阳具依然粗壮,丝毫没有泄精的感觉。这样大约静止了一分钟,我又开始来回抽送,大鸡巴继续抽插小姨的骚穴。
 
? ? 「亲……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厉害……怎麽还……那麽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
 
? ? 大概当小姨第四次高潮时,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
 
? ? 「快点射……进来……阿姨的……小穴……我等不及……了……菁菁要……吃……丰丰……的精……液……」
 
? ? 小姨不断用淫荡的话刺激我,终於一股热流直射小姨的子宫。
 
? ? 「啊……烫死……我了……丰丰的精液……好厉害……妹妹受不了了……」小姨的骚穴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大鸡巴,而子宫却大口大口的吃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
 
? ? 我从小姨的阴道?拔出已经软下来的肉棒,看着小姨骚穴?的浪水如泉般涌出,而小姨则满足得一动不动。
 
? ? 这个晚上,我一直从八点干到淩晨四点,小姨不知泄了多少次。
 
? ? 当我结束时,小姨已经不成人型了。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乳房上布满了齿痕,而骚穴则肿得发紫,还在不停的流着骚水。
 
? ? 第一次狂欢圆满结束了。
 
? ? 从那天以後小姨完全变成了个淫贱的女人,我规定她回家後不准穿衣服,必须全裸,这样更便於我做爱。
 
? ? 小姨和我几乎每天都做爱,有时一天会干三、四次,直到我们都无力为止。
 
? ? 这样乱伦了大概十个月,小姨终於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儿--陈晶雯。看着这个既是我女儿、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兴。
 
? ? 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後不愿再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乾脆嫁给我。我只能敷衍她,因为我还有更大的计画。
 
? ? 第二章伯母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看着我们的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我们计画在孩子适当的年龄时,由我这个父亲兼舅舅给她开苞。
 
? ? 文军和德华是我的死党,我们小学时就认识了。我们常在一起看A片,我知道他们只打过手枪,还没真的干过。
 
? ? 期末考试结束了,德华因为考的不好,所以被她妈妈狠狠的骂了一顿,而且把他送到他海员父亲那?,从我这?走的时候竟然把家?钥匙忘我这了。小姨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个月,我没了取乐的物件,真是好无聊。
 
? ? 机会来了,我暗自高兴小姨刚走,我正为着一个月犯愁呐!哪知机会上门来了。
 
? ? 德华的妈妈今年三十九岁,长的白白净净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没有机会,这下可好了。德华的父亲是个海员,一年才回来一次,所以他妈妈一定很寂寞。
 
? ? 想着那美妙身体,我的小弟弟变得又粗又壮
 
我找了个藉口去德华家吃晚饭,晚饭後,德华的妈妈李凤萍正背对着我洗碗。
 
? ? 我一见机会来了,就冲了过去。我撕扯她下身的裤子,扯下他妈妈上身的衣服。
 
? ? 「你干什麽?!」李凤萍被我的举动吓呆了,当她反应过来时,全身已是一丝不挂。
 
? ? 我用抹布塞住她的嘴,将她绑在卧室的床上。虽然李凤萍奋力挣扎,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 ? 「嘿嘿。让我看看我的好朋友的妈妈是个怎麽样的骚货!」
 
? ? 我拉出早已沸腾的大肉棒,对准小穴狠命的一插,我觉得好像已经撞到了子宫。德华的妈妈痛的直流眼泪,嘴?不知叫些什麽。我开始抽送起来,每一次都直抵阴道的最深处,我的阴囊撞击着伯母的屁股。慢慢地,阴道开始湿润起来,骚水不断的向外流。
 
? ? 我知道她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将绳子解开,并拿掉了塞在她口中的抹布。这时的伯母非但不反抗,反而努力的迎合我,使我的肉棒能插得更深,口中还不断的发出淫声浪语,好不淫贱。
 
? ? 「啊……啊……好舒服……亲丈夫的……大鸡巴……好厉害……插的……妹妹快……升天了……对……用力再……用力……花心都……快碎……了……再深一点……妹妹爱……死……大鸡巴了……我……喜欢……被强奸……儿子……快来插……妈妈的……小穴……我要……你的……肉棒……」
 
? ? 平时十分严厉的伯母,变的好淫荡。所以女人只要被男人插过後,不论是谁都会变的一样淫贱。大约插了十五分钟,当伯母的第三次高潮来临时,我忍不住也射精了,大量的精液喷射入她子宫。而伯母显得十分的兴奋,狂叫不已。
 
? ? 我抽出了阴茎,将她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阴茎大力插入他妈妈的阴道中,疯狂的来回抽送,好像要把他妈妈的骚穴插穿一样。
 
? ? 「看你整天一副贞妇样,怎麽这麽淫荡!我插死你这个荡妇!」
 
? ? 这时的伯母身体不停的抖动,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床上,满脸既痛苦又欲仙欲死的样子。
 
? ? 「求求你用力插我啊,我是你的性奴隶,你是我的主人,随你怎麽样做都行。」伯母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 ? 就这样,又一个女人沦陷於我的魔掌之下。那个晚上,我除了插她的小穴外,还要她给我口交。
 
? ? 到淩晨三点,伯母的口中和阴道中都不停的流着我的精液和她骚水的混合物。
 
? ? 在那天之後,我几乎一有空就去和伯母做爱,每次都搞得她大泄而败。
 
? ? 一个月後,伯母告诉我她怀孕了,要去打掉,我凶恶的说,伯母说那怎麽办,德华会发现的,我说,你和他爸爸离婚,以後你就是我的母狗,离婚後就不怕别人知道了,乖乖的呆在家?生下孩子。就这样伯母成为我的性奴隶。
 
? ? 十个月後,伯母生下了我的女儿。